Load mobile navigation

浙江省蘭溪市“八仙棋局”原是恐龍足跡化石 被村民用石頭回填

浙江省蘭溪市“八仙棋局”原是恐龍足跡化石 被村民用石頭回填

浙江省蘭溪市“八仙棋局”原是恐龍足跡化石 被村民用石頭回填

浙江省蘭溪市“八仙棋局”原是恐龍足跡化石 被村民用石頭回填

浙江省蘭溪市“八仙棋局”原是恐龍足跡化石 被村民用石頭回填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新華社北京10月9日電(馬巖):中外古生物學者8日在北京宣布,他們在浙江省蘭溪市發現大型恐龍足跡,對研究中國白堊紀中期恐龍群的分布與演化有重要意義。

該研究由中國地質大學(北京)副教授邢立達、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教授馬丁·洛克利等學者共同完成,論文發表在國際知名地學期刊《歷史生物學》上。

邢立達表示,此化石點位于蘭溪市的一個自然村,大約有20多個不同尺寸的恐龍足跡,最長的82厘米,最短的22.7厘米,這些足跡都為蜥腳類恐龍所留,估算這些恐龍的體長從3.8米至14米不等。

邢立達說,這些足跡距今約一億年,為白堊紀中期。此發現表明當時在浙江蘭溪地區活躍著大量蜥腳類恐龍,證明當時這里是個水草豐美的地區,與這些草食性恐龍共生的應該還有肉食性恐龍,但迄今還沒有發現相關證據。

目前,古生物學者正在與當地管理部門溝通,制訂保護方略,讓這片罕見的足跡得到更妥善的保護,并發揮更大的科學與科普價值。

相關報道:“八仙棋局”原是恐龍足跡化石 浙江當地自然資源規劃局已安排工作人員實地查看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北京青年報(孔令晗):10月8日,中國地質大學副教授邢立達、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足跡博物館館長馬丁·洛克利等中美古生物學家在北京宣布,他們在浙江省中西部蘭溪市發現了重要的大型恐龍足跡。

邢立達副教授介紹,相關研究結果已經以論文形式,發表在國際知名地學期刊《歷史生物學》上。他表示,在此之前,這些足跡一直被當地村民解釋為“八仙下棋”的遺跡,而古生物學家此次的“新發現”,對研究中國白堊紀中期恐龍動物群的分布與演化,以及民間傳說對古生物學的影響都有著重要意義。

昨天,北京青年報記者從蘭溪市自然資源規劃局了解到,當天上午已安排工作人員實地查看,目前正在調查村民“修復”的細節,為下一步制訂保護方案做準備。

最大足跡長82厘米

邢立達告訴北青報記者,最早得知蘭溪有疑似恐龍足跡的消息源于一則網友求助。今年年初,家住浙江蘭溪的陳永前通過社交媒體聯系到了恐龍專家邢立達。據他介紹,小時候去外婆家拜年時經常路過八仙崗,“那里的凹坑應該是動物留下的痕跡”。

帶著陳永前的疑問,2019年3月,邢立達和團隊的其他學者一起實地走訪了八仙崗,他回憶說:“八仙崗確實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地方,地面的凹坑有著清晰的恐龍足跡的模式。旁邊還有一座寺廟,香火很旺。”

邢立達告訴北青報記者,根據他們實地走訪調查,八仙崗一帶的恐龍足跡大約有20余個,尺寸各異,“最大的長度有82厘米,小一些的約70.5厘米,最小的足跡則只有22.7厘米長。這些恐龍足跡都為蜥腳類恐龍所留,以此對應的體長大約是14米、12米和3.8米。”

世界權威恐龍足跡專家、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足跡博物館館長馬丁·洛克利教授解釋說,蘭溪的蜥腳類恐龍足跡距今約1億年,系白堊紀中期留下的化石。“這些足跡都由明顯區別的兩部分組成:內部為真足跡,外部圍繞著沉積物的擠壓脊。真足跡上能觀察到清晰的趾痕,尤其是后足跡上的第I、II和III趾,非常強壯,能幫助恐龍更好地抓住地面。”

根據他的介紹,蜥腳類恐龍是迄今為止陸地上最大的動物。相比其他恐龍,蜥腳類恐龍的脖子異乎尋常的長,“這使得它們可以吃到其他恐龍吃不到的食物,就像今天的長頸鹿一樣,可以吃到樹頂上的葉子。而由于身軀過于沉重,它們又不得不長出柱子一般的四肢來支撐身體。” 以著名的蜥腳類恐龍梁龍為例,成年恐龍體長可達25米,每天都要吞食大量的食物。除此之外,蜥腳類恐龍的另一特點是,通常靠四肢行走。邢立達介紹說,“這次的發現表明,蘭溪八仙崗區域在一億年前的白堊紀活躍著大群的蜥腳類恐龍,是一個水草豐美的地區,與這些恐龍共生的可能還有肉食性恐龍,但目前還沒有發現相關的記錄。”

足跡被村民用石頭填充

10月8日,在媒體得知八仙崗凹坑原是恐龍足跡想要實地探訪時,眼前的恐龍足跡卻變了樣子。原本最為明顯的幾處凹坑被人用石頭填了起來,并在石塊上重新人工鑿出了凹陷,像是給恐龍足跡套上了石制的“保護殼”。

參與此次“修復”的村民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用石頭把凹坑填起來是大家眾籌完成的,目的是希望能夠保護這些凹坑。據村民介紹,“修復”工程于去年年底開始籌備,大家還專門為此請了工人,并于今年端午節前后成功安裝。至于凹坑可能是恐龍足跡的事情,幾人均表示不知情。

昨天下午,北青報記者從蘭溪市自然資源規劃局了解到,目前該局已經接到相關情況的反映。蘭溪市自然資源規劃局地礦科華科長告訴北青報記者:“我們已經去現場查看過了,現在正在和當地鄉鎮溝通,調查當時的工程細節,之后確定具體的恢復方式。”據華科長介紹,目前正在積極和相關專家學者溝通,希望能夠盡最大可能減少對足跡遺址的損壞。

積極溝通制訂保護方案

邢立達副教授告訴北青報記者,就足跡化石的保護來說,一般還是希望能夠移除人工制品,恢復化石原貌,通過原址建造保護屋等方式進行保存,“肯定是要隔離自然風化的。” 目前,考察隊專家正在與當地管理部門溝通,制訂保護方案,希望能夠讓這片罕見的足跡得到更妥善的保護,并發揮更大的科學與科普價值。

據介紹,此次發現的化石點就位于八仙崗村后的山崗,崗頂十分平坦。此前,八仙的故事傳說曾在當地留下深刻影響。

相關報道:浙江蘭溪“八仙遺跡”原是恐龍足跡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中國科學報(崔雪芹):10月8日,中美古生物學家在北京宣布,他們在浙江省中西部的蘭溪市發現了重要的大型恐龍足跡,而這些足跡長久以來被人們解釋為“八仙下棋”的遺跡。該發現對研究中國白堊紀中期恐龍動物群的分布與演化以及民間傳說對古生物學的影響都有重要意義。

該研究由中國地質大學(北京)副教授邢立達、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足跡博物館館長Martin Lockley等學者共同完成,論文發表于國際地學期刊《歷史生物學》。

該化石點位于蘭溪市梅江鎮的八仙崗自然村。該村的后面有個山岡,山頂平坦,八仙的傳說在當地影響深遠。邢立達團隊訪問了八仙崗,經過考察,發現此地的恐龍足跡大約有20余個,有多種不同的尺寸,最大的長度有82厘米,小一些的約70.5厘米,最小的只有22.7厘米。這些足跡都為蜥腳類恐龍所留,與此對應的體長大約是14米、12米和3.8米。

Lockley解釋道,蘭溪的蜥腳類恐龍足跡生成距今約1億年,為白堊紀的中期。這些足跡都由區別明顯的兩部分組成:內部為真足跡,外部圍繞著沉積物的擠壓脊。真足跡上能觀察到清晰的趾痕,尤其是后足跡上的第I、II和III趾,非常強壯,能幫助恐龍更好地抓住地面。

蜥腳類恐龍是迄今為止陸地上最大的動物。它們的脖子異乎尋常的長,靠四肢行走。邢立達介紹道,“這個發現表明,蘭溪八仙崗區域在一億年前的白堊紀活躍著大群的蜥腳類恐龍,是一個水草豐美的地區,與這些恐龍共生的可能還有肉食性恐龍,但目前還沒有發現相關記錄。”

相關論文信息: https://doi.org/10.1080/08912963.2019.1675053

相關報道:官方回應“浙江‘八仙遺跡’系恐龍足跡”:將鑒定、保護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新京報(周世玲):中國地質大學(北京)副教授邢立達發文稱,浙江蘭溪“八仙遺跡”景點系蜥腳類恐龍足跡,距今約1億年一事引發關注。今日(10月9日),邢立達向新京報記者確認。對此,蘭溪市委宣傳部新聞辦稱,當地已進行封閉保護,明日專家將現場鑒定,探討制定恢復和保護方案。

10月8日,中國地質大學(北京)地球科學與資源學院副教授邢立達在微博發布了《中外恐龍專家揭開浙江蘭溪“八仙遺跡”之謎》一文,稱他與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足跡博物館館長馬丁·洛克利(Martin Lockley)教授等學者共同研究,發現浙江省蘭溪市發現了“八仙下棋”景點系大型恐龍足跡。目前論文發表在國際知名地學期刊《歷史生物學》上。

文中稱,在蘭溪市梅江鎮八仙崗自然村,流傳著一個八仙故事傳說:八仙之一鐵拐李用拐杖畫出一個特大棋盤,叫來曹國舅等人下象棋,之后他們離開,在原地留下了臀印和足印。經當地人反映,邢立達團隊訪問了八仙崗,發現地面凹坑都由明顯區別的兩部分組成:內部為真足跡,外部圍繞著沉積物的擠壓脊。真足跡上能觀察到清晰的趾痕,尤其是后足跡上的第I、II和III趾非常強壯,能幫助恐龍更好的抓住地面,是清晰的恐龍足跡的模式。

據介紹,足跡有20余個,最大的長度有82厘米,小一些的約70.5厘米。這些足跡都為蜥腳類恐龍所留。蘭溪的蜥腳類恐龍足跡距今約1億年,為白堊紀的中期。今日,新京報記者向邢立達確認了上述研究發現一事。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有浙江當地媒體于10月8日晚發布消息稱,回訪發現地面明顯的8個凹坑已被村民填上,對方稱是為保護景點,事先不知道凹坑為恐龍足跡一事。

今日,蘭溪市委宣傳部新聞辦一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已獲悉論文及凹坑被填一事。目前,當地已將整座山封閉保護,謝絕好奇者前來探訪。明日將有4位來自浙江自然博物館的專家現場考察鑒定,提出科學性建議并將探討制定恢復和保護方案。

相關報道:剛發現的恐龍遺跡被村民用石頭填了起來?當地回應:已介入調查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北京青年報(孔令晗):對于浙江蘭溪市梅江鎮八仙崗村的村民來說,村背后山崗上的八個巨大凹坑已經成為村子的象征。在當地流傳的民間傳說中,這些凹坑原是“八仙”下棋時留下的遺跡。至今,關于這場“棋局”的故事仍在村里老人間口口相傳。不過近日中國地質大學副教授的邢立達等人發布的一篇論文,卻為這些凹坑的出現提供了另外一種解釋:凹坑其實是大型恐龍留下的遺跡。

令人意外的是,10月8日媒體記者再度走訪這些遺跡時,卻發現化石已被村民用石塊填了起來。參與“修復”的村民介紹,此舉是為了防止凹坑被風化,之前并不知曉這是恐龍足跡。9日,北京青年報記者從蘭溪市自然資源規劃局了解到,當天上午已安排工作人員實地查看,目前正在調查村民“修復”的細節,為下一步制定保護方案做準備。

“八仙棋局”原是恐龍化石

10月8日,中國地質大學副教授邢立達、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足跡博物館館長馬丁 洛克利等中美古生物學家在北京宣布,他們在浙江省中西部蘭溪市發現了重要的大型恐龍足跡。

據邢立達副教授介紹,相關研究結果已經以論文形式,發表在國際知名地學期刊《歷史生物學》上。他表示,在此之前,這些足跡一直被當地村民解釋為“八仙下棋”的遺跡,而古生物學家此次的“新發現”,對研究中國白堊紀中期恐龍動物群的分布與演化,以及民間傳說對古生物學的影響都有著重要意義。

邢立達告訴北青報記者,最早得知蘭溪有疑似恐龍足跡的消息源于一則網友求助。2019年初,家住浙江蘭溪的陳永前通過社交媒體聯系到了恐龍專家邢立達。據他介紹,自己小時候去外婆家拜年時經過路過八仙崗,“到了八仙崗上就可以望見外婆家,小時候就經常在這個山崗上玩。”彼時,年幼的他對大人講述的傳說深信不疑。直到2019年在新聞上偶然看到貴州茅臺鎮侏羅紀早期地層發現大量恐龍足跡的消息,已經成人做了建筑工程師的他,突然回想起老家山崗類似的印記,“長大以后就反應過來,這肯定不能是神仙屁股印,應該是動物的留下的痕跡。”考慮的凹坑的大小,恐龍足跡成為他最先懷疑的可能。

最大足跡長82厘米

帶著陳永前的疑問,2019年3月,邢立達和團隊的其他學者一起實地走訪了八仙崗,他回憶說:“八仙崗確實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地方,地面的凹坑有著清晰的恐龍足跡的模式。旁邊還有一座寺廟,香火很旺。”

邢立達告訴北青報記者,根據他們實地走訪調查,八仙崗一帶的恐龍足跡大約有20余個,尺寸各異,“最大的長度有82厘米,小一些的約70.5厘米,最小的足跡則只有22.7厘米長。這些恐龍足跡都為蜥腳類恐龍所留,以此對應的體長大約是14米、12米和3.8米。”

世界權威恐龍足跡專家、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足跡博物館館長馬丁 洛克利教授解釋說,蘭溪的蜥腳類恐龍足跡距今約1億年,系白堊紀中期留下的化石。“這些足跡都由明顯區別的兩部分組成:內部為真足跡,外部圍繞著沉積物的擠壓脊。真足跡上能觀察到清晰的趾痕,尤其是后足跡上的第I,II和III趾,非常強壯,能幫助恐龍更好的抓住地面。”

根據他的介紹,蜥腳類恐龍是迄今為止陸地上最大的動物。相比其他恐龍,蜥腳類恐龍的脖子異乎尋常的長,“這使得它們可以吃到其他恐龍吃不到的食物,就像今天的長頸鹿一樣,可以吃到樹頂上的葉子。而由于身軀過于沉重,它們又不得不長出柱子一般的四肢來支撐身體。” 以著名的蜥腳類恐龍梁龍為例,成年恐龍體長可達25米,每天都要吞食大量的食物。除此之外,蜥腳類恐龍的另一特點是,通常靠四肢行走。邢立達介紹說,“這次的發現表明,蘭溪八仙崗區域在一億年前的白堊紀活躍著大群的蜥腳類恐龍,是一個水草豐美的地區,與這些恐龍共生的可能還有肉食性恐龍,但目前還沒有發現相關的記錄。”

足跡被村民用石頭填充

然而,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10月8日,在媒體得知八仙崗凹坑原是恐龍足跡想要實地探訪時,眼前的恐龍足跡卻突然變了樣子。原本最為明顯的幾處凹坑被人用石頭填了起來,并在石塊上重新人工鑿出了凹陷,像是給恐龍足跡套上了石制的“保護殼”。

參與此次“修復”的村民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用石頭把凹坑填起來是大家眾籌完成的,目的是希望能夠能夠保護這些凹坑,“原來是不成型了,按照原來的形狀弄一下,有點樣子,好看一點。”據村民介紹,該“修復”工程于去年年底開始籌備,大家還專門為此請了工人,并于今年端午節前后成功安裝。至于凹坑可能是恐龍足跡的事情,幾人均表示不知情。

10月9日下午,北青報記者從蘭溪市自然資源規劃局了解到,目前該局已經接到相關情況的反映。蘭溪市自然資源規劃局地礦科華科長告訴北青報記者:“今天早上我們已經去現場查看過了,現在正在和當地鄉鎮溝通,調查當時的工程細節,只有找到當時那個工人,知道他是怎么弄上去的,才能確定后續具體的恢復方式。”據華科長介紹,之前局里并不知道有專家來八仙崗研究化石,目前正在積極和相關專家學者溝通,希望能夠盡最大可能減少對足跡遺址的損壞。

邢立達副教授告訴北青報記者,就足跡化石的保護來說,一般還是希望能夠移除人工制品,恢復化石原貌,通過原址建造保護屋等方式進行保存,“肯定是要隔離自然風化的。” 目前,考察隊專家正在與當地管理部門溝通,制定保護方略,希望能夠讓這片罕見的足跡得到更妥善的保護,并發揮更大的科學與科普價值。

八仙傳說曾在當地廣泛流傳

據介紹,此次發現的化石點就位于八仙崗村后的山崗,崗頂十分平坦。此前,八仙的故事傳說曾在在當地留下深刻影響。

在村里老人口口相傳的故事里,這個山崗原名為紅石崗,恰遇八仙之一的鐵拐李云游天下來到此處,看到紅石光潔,便在崗頂席地而坐閉目養神。此后,鐵拐李覺得獨坐乏趣,又在崗頂用拐杖劃出一個特大的棋盤,叫來曹國舅等人走象棋。此后便在崗上留下了八仙的“臀印、足印”等遺跡。

對此,首都博物館考古專家陳郁表示,不少案例表明,從天雞足跡到石生蓮花等,越來越多的民間傳說都與恐龍足跡有密切的關系。他介紹,八仙傳說在歷史上曾經經歷過幾個階段,如漢八仙、唐八仙、宋元變體等等。而現代人熟悉的八仙故事基本成型于明代中期,其中一個重要標志就是吳元泰的《東游記》,后來民間繼續豐富這些故事。到了清代,八仙組合形象和八仙過海之類的題材開始大量出現在日用器物和裝飾上,進一步為大眾所熟悉和傳播。蘭溪蜥腳類恐龍足跡背后的“八仙下棋”的傳說,可能就是在這個過程中出現并代代相傳的。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環球趣視頻”
上一篇 下一篇
赌博app平台系统出租